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明末求生记》最新章节。

          在报社接待室般的前厅里,修二见到了阿辻。

          “这儿的电话,只有您房间里有?”修二瞅了瞅房间内,又问道。

          天空中,刚才那片青黑色的云在黑暗中消散了,暗淡的星星从透着黄昏余光的裂缝中依稀显露出来。“没错。”

          “抱歉,是我求川上先生的。”修二向饭馆的老板娘点头致意。

          修二在挂“高森”门牌的门前停了下来。一侧的后院里传来牛叫声。“每天有那么多人来,半年前才只来过那么一次的客人,你就把他的脸给记住了,真了不起!还有一次,你忘啦,你那时认出了一名一年前来过的客人,结果弄得那名客人都大吃一惊呢。”另一名年轻的女店员说。叼着烟斗的画家来到了第三个道口,正当他等待着一列电车通过时,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错。然后呢?”加藤以不变的口气应和着,眼睛不住地观察对方的表情。

          行长说到这里时,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加藤立刻附和起来:“没错,山边先生。行长对画很有鉴赏力。所以既然行长出手了,那您的画就不用担心了,行长已经不止一次让一些以前并不惹眼的画家画作一下子流行起来了。”完全是秘书所特有的完美奉承。“我也一直想帮你宣传个三两行。所以,你刚才说有事求我,我还在想,你若是办个人画展的话,我倒是可以为你写写。”“修二,就是这个。”姐姐立刻把刚进门的修二领到佛坛前。“山边先生好像想了解玉野文雄先生的事情,对吧?”

          次日,艺苑画廊给修二打去了电话,是店主千塚忠吉的声音:“上一次实在是抱歉。”

          “嗯。”“啊,多谢……其实,我是遇害者的妻弟。”

          “这不会吧。”

          吉田呆呆地听着修二一个人在自说自话。

          “这一点,我想这位股长已经跟您解释过了。请恕我冒昧地问一下,您跟以前那樱总行的社长玉野先生很熟吗?”“不,不是来挖新闻材料,只是这位先生想知道。不好意思,拜托了。”“那还用说。若说我们家附近到底都住着些什么人,我大体上还是知道的,可那边的公寓怎么可能知道……她怎么了?”姐姐似乎已对总问些无聊事情的弟弟忍无可忍了。

          修二挂断电话一抬头,只见千塚正眉头紧锁地低头点着新抽出的一支香烟,而尚未吸完的烟蒂仍留在烟灰缸的上面。

          “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不是。”“下次他本人来后我好好问问。”挠着白发的千塚对客人说道。客人是一位四十岁上下的绅士。他身上并不惹眼的佩饰中却透着一丝奢华,看上去虽粗犷,实际上却是精致而华丽。他来这店时,乘坐的是配有专门司机的豪华外国车。

          修二环顾了一圈杂乱的分社内部,然后对手边的一个人说想要见见分社长。这时,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瘦男人一手端着茶杯从内屋回到中央的座位上,瞅了瞅画家。接着,不等刚才的男子传话,对方便端着茶杯朝修二这边走了过来。

          ——经常见。“是的。面对遇害人的家属,这话实在是难以启齿。可是,之所以从任何线索上都没能走下去,就是因为找不到遇害的理由。因此,唯有改变一下调查方向才行。”

          修二接过报纸,鼻子仍能闻到一股油墨的气味。他扫了一眼第一版的标题,似乎没有特别惹眼的新闻。于是他就读了读社会版的交通事故、欺诈事件等等,可阿辻的身影仍未回来。无奈。正当他准备读角落里的一篇报道时,眼前映出了这样一行标题:千塚把听筒靠在耳朵上。一听到对方的声音,他立刻露出了商人特有的那种笑容。

          第一时间更新《明末求生记》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星际侠盗有点甜

          张廉

          重生之悍女青叶

          鲜卑皇族拓跋羽

          重生之似水流年

          东宫醉

          八荒斗神

          白菜馒头

          靖康雪

          卫风

          重生东游记

          冰糖白开水